但这样一家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只因一人之故,就彻底“死亡”,实在可惜。

在管理人的成员构成上,S*ST光明破产重整管理人几乎就是一个重点工程“拆迁办”的建制。

2007年2月7日,中城集团取得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证书,目前仍是温州地区唯一一家。同时还获得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全国优秀施工企业、温州市建筑龙头企业、温州市纳税十强等荣誉称号,可以说是温州建筑行业中的“航母”。

经审查确认,该公司职工债权人103人,债权金额为820余万元;税收债权220余万元;普通债权人近100人,债权金额达2.1亿余元。

类似,新法规定,如普通债权组两次均未通过《重组草案》,只要“普通债权所获得的清偿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法院可以强行批准。换言之,你可以不同意我在草案中给你的清偿额,但只要最后我给你的清偿额不低于当初草案中你所应占的比例,哪怕只有100元,也是合法的。

2014年8月26日、12月22日、2015年2月5日,瓯海区法院与破产管理人一起先后组织召开三次中城集团债权人会议。最终,债权人表决同意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负债2亿 “破产”公司竟重生

依据新法,破产重整管理人拟定《重整草案》后,可以最多分六个组对草案进行表决。

2015年2月25日,破产管理人向瓯海区法院申请批准中城集团重整计划,终止重整程序。瓯海区法院认为债权人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且重整计划合理可行,遂依照《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终结重整程序。

为了救活能通公司,法院组织了五次债权人会议,终于根据利益最大化原则,表决选定由两家企业组成联合重整方。其间,重整计划草案历经多次修改完善,为解决重整方案中涉税及工商变更手续等问题,法院多次组织会议研讨,法官也曾与管理人一同前往税务部门商议解决方案,并积极沟通,争取工商管理部门的支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7月,国务院国资委批准黑龙江中盟集团将所持S*ST光明1602万股转让给伊春金丰投资(600606,股吧)有限公司。该笔交易首签于2006年12月,转让价每股0.7元,远低于当时的交易均价2.3元。金丰投资为原实际控制人冯永明的关联企业。这笔交易在首次签约两年半后、冯被捕一年后,终于闯关通过,不言而喻,金丰也已归于伊春政府名下。

期间,破产管理人及时征选合适意向战略投资人,中城集团100%股权以起拍价4216万元向社会公开拍卖。2015年1月25日,经过12次加价,兰州市第一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及周某以5800万元联合竞得,高出起拍价1584万元。

2016年8月31日,法院裁定能通公司进入重整程序。

至此,S*ST光明重整涉及的六组利害相关者中,四组表决通过《重组草案》,无论从法理上还是道义上,未通过草案的优先债权组和大额普通债权组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

因资金回笼、周转困难,房地产市场低迷,经营管理不善等诸多原因,中城集团严重亏损,最终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能通公司的核心资产包括两项:一是已获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坐落于房山区的能通数据中心项目,占地3.2万平方米;二是数据中心经营资质,由于出台新规,今后新增数据中心会受到较为严格的限制,所以,能通公司数据中心经营资质的市场价值看涨。

显然,S*ST光明可变现资产已经寥寥无几,况且依据新法,进入重整程序后,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债务清偿无效。因此,对大债权银行来讲,S*ST光明除了近20亿元的市值外,几无可执行资产了。

2014年3月14日,浙江省高院批准温州中院将中城集团破产重整案交由瓯海区法院审理。2014年5月12日,瓯海区法院经审查后裁定受理此案,同时向温州中院申请首次以竞争方式选任管理人,指定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温州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担任中城集团管理人。

能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非上市、自然人控股的股份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具有一定领先水平的IT服务提供商,并具备工信部认证的系统集成二级资质。2014年9月,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突然下落不明,迅速引发债务危机,导致公司银行账户和部分应收款被多家法院陆续查封,公司陷入经营及财务困境,故向海淀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申请。

四“板斧”过后,伊春政府主导的S*ST光明“强制拆迁”想不成功都难。而在成功“拆迁”后,S*ST光明的废墟上将如何“平地起高楼”则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为温州市中城建筑工程公司,曾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的温州建筑业龙头企业。该公司于1988年3月25日注册成立。2001年4月2日,变更为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06年4月30日注册资本变更为30680万元。

海淀法院温泉法庭庭长赵晨介绍,该案是利用法治化、市场化破产审判工作挽救危困企业,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案例,也是法院贯彻落实将破产审判工作置于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营商环境改善的大局中来谋划和发展的实例。法院迅速从破产转换为重整程序,并通过引导债权人提前介入、丰富债权清偿方案、提前清偿职工债权、法院和政府机关联动等手段和方案,最终使困境企业重生,帮助企业提质增效,既保护了劳动者的权益,也最大限度维护了企业的营运价值。

从困境到绝境,没有杀手锏,还是难以让困兽就范。

中新网温州3月19日电 (记者 张茵 通讯员
瓯文)3月19日上午,温州市瓯海区法院正式宣布裁定批准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重整计划,终止重整程序。据法院获悉,该集团无争议债权达17.23亿元,可供清偿的资产约2.05亿元;担保债权、职工债权、税收债权获得100%清偿,普通债权基础清偿率5.45%。

法院于2015年6月18日裁定受理此案,并通过随机摇号方式,指定一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

此后,光明集团名称经多次变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名为圣泉禾实业,是冯永明资本运作的核心平台之一。2005年,圣泉禾实业由光明集团控股93.18%,但到了2007年,冯永明通过控制菏泽金木工贸有限公司,实际上个人掌控了圣泉禾实业。

今年4月,法院裁定批准能通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并终结本案重整程序。后续,法院还将督促各方妥善履行重整计划,指导管理人做好后续财产追收、补充分配、监督等工作。

新法规定,公司债权人可以向法院提起破产重整申请。华丽木业遂以4000万债权把S*ST光明推上重整之路。据了解,华丽木业于2000年12月由林业集体企业改制成立股份制企业,隶属伊春市晟宇木业集团,而晟宇木业集团则是伊春国有控股企业。从获得债权,到提起重整,再到法院受理重整,再到成为S*ST光明债权人委员会主席,华丽木业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能通公司管理层也表达了希望重整的意愿,管理人充分听取债权人关于重整的意见后,也争取债权人支持,并鼓励各方积极招募投资人。

第二板斧,釜底抽薪

最终,各方拟定重整草案:重整方前期投入5500万元,后期拟增资约1.5亿元,继续建设能通公司数据中心项目,返聘部分技术人员,重整后在坚持原有业务方向的基础上予以拓展升级;职工债权、税收债权获全额清偿;普通债权人可通过债转股或者现金清偿两种方式,实现债权;出资人股权调整为零,但在重整后保留部分权益……

随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伊春华丽木业公司火中取栗,在受让信达资产债权后,以小债权人身份对上市公司提起破产重整,S*ST光明再次置身风口浪尖。

本报讯一科技公司因为“老总”突然失踪,引发债务危机,欠薪、税收、债权金额……加起来高达2亿多元,公司申请破产。经过海淀法院联系多家单位、部门,终于“救活”这家本身仍具发展潜力的公司。昨天,法院通报了这起典型破产转重整的案例。

停牌的时间点在S*ST光明2009年11月9日的公告中既已明确,那么,谁会选择在停牌前两个交易日巨量买进这样一只面临巨大退市风险的垃圾股票呢?更为重要的是,是什么吸引了这些神秘的买家?

为切实保障职工权益,法院首先引导对职工债权予以提前清偿,最终债权人会议表决同意法院建议,目前职工债权已基本清偿完毕。

如今,围绕S*ST光明的博弈已经进入深水区。经历过“强制拆迁”的四板斧后,S*ST光明的废墟上将如何“平地起高楼”正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就在优先债权组和大额债权组顾盼不决的时候,2010年4月26日,S*ST光明适时地公布了2009年年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188887元,累计亏损517613154元,负债总额超过资产总额计250849754元,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382406045元。

“善后”的猜想

虽有前两板斧为S*ST光明的“强制拆迁”保驾护航,但总额6.6亿的债权毕竟不是个小数,其间又牵涉数家国有银行,因此,伊春政府不得不采取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方针。

1997年,光明家具改制成立,光明集团持股36.9%。斯时,该部分股权由伊春市政府委托光明集团建安公司持有,而光明家具的创办元老冯永明则是光明集团真正的灵魂。

祭出“先声夺人”第一招后,迅速锁定潜在的“壳”重组方向,这是伊春政府的第二板斧“釜底抽薪”。

按照2010年4月19日通过的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S*ST光明股东共计让渡1460万股,按照停牌前收盘价格12.46元计算,这部分让渡股权市值为1.85亿元。如果债权人受让股权能够在此价位全部变现,则清偿率可达38%左右。

网站地图xml地图